CBA

风鬼传说 第55章 重逢

2019-10-12 23:38: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55章 重逢

夺旗赛上午的比赛不会那么紧张,热闹又欢快,更像是一场大联欢,下午的比赛则比较残酷,是真正强者与强者之间的较量。

钱进陪着上官秀六人一起来到校军场,一路上,他有说有笑,但上官秀六人却是出奇的沉默,面色凝重,一言不发。钱进以为他们只是在紧张,他打着哈哈说道:“夺旗赛就是一场游戏嘛,输赢都不重要,何必那么当回事呢?!”

他不知道的是,上官秀等人担心的不是夺旗赛,而是在夺旗赛上即将发生的刺君行动。

等他们到达比赛场地的时候,周围的高地上已然是人山人海,前来观赏比赛的百姓起码有数万之众,放眼望去,四周的高地上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

钱进把早已准备好的队旗亮了出来,高高举起。旗帜是黑底红面,上绣两个大字:修罗!

他一边摇晃着队旗,一边回头对上官秀等人低声说道:“秀哥,你们也不要哭丧着脸嘛,就算明知道会输,起码也得拿点气势出来啊!”

“谁说我们会输!”上官秀目视着前方校军场的场地,眯缝起眼睛,幽幽说道:“今天的比赛,我们一定要赢,也必须得赢!”

“没错!”洛忍、曹雷、袁牧、丁冷、贾彩宣五人齐齐跨前一步,眼中闪现出精光,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是必须得赢!”

钱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眨巴眨巴眼睛,满脑子的莫名其妙。什么叫必须得赢?输赢又不是由自己说了算的。

估计是太紧张,脑子都集体变不灵光了!钱进摇摇头,振作精神,哈哈大笑两声,大声喊道:“对!我们必须赢!”

他的喊声引来周围不少参赛队伍的侧目。

他们正等着被判官(裁判)领入场地时,忽听一旁传来嘎嘎嘎刺耳的怪笑声:“我道是谁笑得这么大声,原来是你啊,上官秀,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上官秀扭头寻声看去,只见一名相貌英俊的青年向自己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对于这位青年,他是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冷柏元。

这是他用计打伤冷柏元后两人的第一次碰面。

以他现在的灵武,他自信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败他,他也幻想过自己再见到冷柏元时一脚把他踩在脚底下的情景,也让潘梦君看清楚她移情别恋的对象是多么的可怜。

可现在见到对方后,他的心情反而变得出奇的平静。

这便是心境不同所造成的差异。以前上官秀的世界只是小小的一块,他的心胸也只有那么大,现在他的世界是海阔天空,他的心胸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目光流转,看向冷柏元的身后,在他背后不远处,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潘梦君的身影。

此时,潘梦君也正用惊讶地眼光看着他,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好像不认识了他似的。

或许连上官秀自己也没发觉这段时间以来,他自身所发生的变化。

因为修为境界的突破,他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精神焕发,更显得英俊不凡;因为身具数种灵武绝学,他的自信是从骨子里生出来的,即便站在那里什么话都不说,也会给人一种不怒而威之感;因为这段时间经历过种种的风浪,他已然从当初的毛头小伙子蜕变成少年老成、成熟稳重,气质不同于同龄人的青年。

现在的上官秀,是潘梦君以前从未见到过的上官秀。

“上官秀,这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不过我可深深的记得你呢!”冷柏元从牙缝中挤出一句,眼中射出恶毒的凶光。

他被上官秀打伤的事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包括潘梦君在内,原因很简单,太丢人了,被上官秀打伤,在他看来是自己的奇耻大辱,如果当时他不是受伤在先,又岂会被上官秀打得那么惨。

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报复机会,现在看到上官秀也来参加夺旗赛,他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借着夺旗赛,他可以好好地凌虐一番上官秀,让他在数万人面前当场出丑。

他先是环视周围众人,而后嗤笑道:“上官秀,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本事也敢来参加夺旗赛?”稍顿,他又咦了一声,恍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是怎么报名参加夺旗赛的?你不就是个在上京打杂的小痞子吗,你有什么资格参加夺旗赛?”

“喂,你说话注意点,秀哥是帝国书院的学生!”一旁钱进忍不住出言纠正道。

“帝国书院?”冷柏元先是一愣,回头瞧瞧身后的潘梦君,好像听到多么好笑的笑话似的,仰面哈哈大笑起来,他抬手指着上官秀,对潘梦君边大笑着边说道:“他是帝国书院的学生?哈哈,这太好笑了,他们竟然把他当成了帝国书院的学生,哈哈,梦君,你快来告诉他们,上官秀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潘梦君走上前来,震惊地看着上官秀,问道:“阿秀,你……你进入帝国书院了?”

上官秀没有理会狂笑不止的冷柏元,只含笑对潘梦君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道:“是的。”

“小痞子现在变成小骗子了!”冷柏元收住笑容,冷哼一声,嘴角撇着,说道:“他能进帝国书院?帝国书院是任何人想进就能进的吗?梦君,你可别被他给骗了!”

帝国书院是和帝国灵武学院齐名的学府,一文一武,乃风国最顶级的两大豪门。说上官秀这个从贞郡乡下出来的青年能进帝国书院,打死冷柏元都不信。

若是以前,上官秀定会被冷柏元的嘲笑和小视所激怒,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更像是在看一只小丑的表演,对方的冷嘲热讽,对他全无影响,无关痛痒。

上官秀面带微笑,笑而不语。

一旁心情正沉重的丁冷被冷柏元不时发出的怪笑声吵得心烦意乱,他眉头紧锁,抬手一指冷柏元,问上官秀道:“秀哥,这孙子是谁啊?”

他一句话,把洛忍等人都逗笑了,冷柏元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顿变,怒视着丁冷。

别看他们都是灵武学院的学生,但彼此之间并不认识。冷柏元上下打量他几眼,冷笑着说道:“小子,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不然我打到你满地找牙!”

在他看来,能管上官秀叫秀哥的人也肯定是微不足道小人物,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丁冷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听闻冷柏元的话,他嘴角慢慢挑起,毫无预兆,在他意念转动之间,灵压突然施放出去。

那一瞬间,他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被冻结住了似的,冷柏元首当其冲,他感觉自己的头顶似有千钧之力猛压下来,要把自己活生生的压扁似的。

“你要打得我满地找牙

?好啊,我丁冷倒想看看,你这孙子究竟有何能耐!”说话之间,丁冷向冷柏元迈出一步。随着他一步踏出,冷柏元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更重,他的双腿都开始不由自主地突突打颤。

听到丁冷的名字,冷柏元脸色顿变,一旁的潘梦君也为之变色。

在帝国灵武学院里,就算再孤陋寡闻,也不可能没听过幻天丁冷的名号。学院里那么多的学生,那么多的灵武天才,而能修炼到灵天境的实在是屈指可数,丁冷便是其中之一。

冷柏元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管上官秀叫秀哥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丁冷,这太出人意料了。潘梦君也同样深感意外和震惊,不过看到冷柏元在丁冷的灵压之下脸色苍白、鼻凹鬓角都是汗珠子,身子不停地哆嗦,她急忙向丁冷近前走出两步,急声说道:“丁师兄,伯元口无遮拦,若有得罪之处,你千万别怪他!”

不错嘛!在自己施放灵压时,还能走近自己,这个姑娘的修为不简单,起码已是灵元境了。当然了,灵元境的修为在他眼中也仅仅是不简单而已,还不会放在心上。

他冷笑出声,慢悠悠地说道:“口无遮拦?既然你明知道他口无遮拦,为何不把这孙子的嘴巴洗干净了再把他放出来!”

见丁冷完全没有放过冷柏元的意思,潘梦君更急,她转而去看上官秀,说道:“阿秀,你……你快让你的朋友放开伯元吧!”

上官秀看着一脸急色哀求自己的潘梦君,他不由得眯了眯眼睛。那一刻,潘梦君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冷风迎面吹了过来。

她心头一惊,呆呆地看着上官秀。

很快,上官秀的眼神变得柔和下来,由他那边吹过来的冷风也随之消失。

他幽幽说道:“人会说错话,做错事,既然错了,就应受到相应的教训,这也是在给他长个记性,省的以后因此糊里糊涂地丢了性命。”说完话,他转回身形,看向校军场那边,深吸口气,说道:“差不多也该到我们出场了。”

随着他的话音,果然有一名判官跑了过来,他手里拿着名册,一会看看名册,一会又瞧瞧钱进手中高举的旗帜。他快步跑上前来,问道:“你们是修罗队吧?”

“正是。”上官秀走上前去,接话道。

“好,你们赶快跟我进场!”那名判官向上官秀等人招招手,又一溜小跑地往校军场方向奔去。

上官秀跟在判官的背后,走出几步,回头一瞧,见丁冷还在用灵压困着冷柏元,他脸上浮现出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脸颊上蒙起一层迷人的光彩,召唤道:“老丁,好了,该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呼伦贝尔治疗早泄费用
三亚治疗早泄费用
湛江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治疗早泄医院
三亚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