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踏天争仙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养肥了

2019-09-13 20:06: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养肥了

熊!

熊这东西好啊!

方荡叹息一声,无论是红烧熊掌还是清蒸熊肉,都是美味至极的东西,当初在烂毒滩地中,方荡也没少吃过熊肉,反倒是走出烂毒滩地后,就再也没有尝过熊肉的滋味了。

那头摇摇晃晃的大熊显然也发现了方荡,四目相对,方荡还有熊都同时读懂了对方眼神之中隐藏着的那点心思!

‘你看起来很美味!’

这头熊和方荡几乎同时达成了共同的观点,将彼此视为美味。

这头熊身上的生命之力比方荡还要强横,周身散发着强大的力量氛围,熊先动手,朝着方荡就扑了过来。

一团火焰腾的燃起,一头被剥了皮的熊悬浮在火焰上空,被烈焰烧灼着,酥酥的流淌着滚烫的油脂。

旁边的一口大锅中烈油正打着一圈圈的涟漪,释放着腾腾的热力,一对熊掌被切了下来,飞到了油锅之中,哗啦一下,貌似平静的烈油立时翻滚起来,冒出吴叔的气泡,熊掌在烈油之中瞬间蒙上了一层焦色。

悬在火焰之上的这头熊依旧还在咆哮挣扎,身上不断的流淌的油脂随着他的挣扎而四处飞溅,香气也顺着油脂四处流溢着。

方荡其实并不喜欢这种折磨场面,这头熊生命之力相当强悍,以至于想要将其烧死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方荡不想听那惨叫之声,直接将生命之矛幻化出来,一矛刺入熊脑之中,那外皮焦糊的熊发出一声惨叫,生命之力被急速从熊身上抽出,片刻之后这头熊就没了声息,正头熊也迅速干瘪得只剩下一层焦壳,虽然这头熊外壳看上去依旧完好,实际上身躯之中已经空空如也。

待这头熊死透,生命之矛将抽吸出来的生命之力返还给这头熊,这头熊的焦糊外壳之下的血肉立时重新膨胀起来。

如此一来这头熊就没了动静,火焰熊熊之下,慢慢的被烹熟。

而一旁的油锅之中,熊掌也随着油花翻舞,散发出浓稠的香气。

此时方荡四周慢慢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食肉动物,他们都是受到香气吸引汇聚过来的,他们的一双双圆溜溜的冒着青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火焰上的那头熊,嘴角口水稀里哗啦的不断流淌着。

要不是因为天生的对于火焰的畏惧,这些体型大大小小的动物们早就扑上去将熊肉撕个粉碎了。

方荡对于这些不速之客并不在意,方荡已经大致明白了,这里的生命虽然生命之力很强大,但并不会什么秩序之力,就像是一座肉山一样,他们对方荡不能产生任何威胁。

不久之后熊肉已经熟了,方荡立时熄灭了熊身下的火焰,火焰一灭,四周的动物立时蠢蠢欲动,朝着那头焦香酥嫩的熊谨慎的缓缓行去。

不过,他们刚刚迈步,就有一团火焰落在他们脚下,这些火焰连成一个圈,将方荡围拢起来,使得这些动物不敢上前,急得围着火焰团团乱转,发出一声声的呜咽嘶吼。

方荡根本就不去理会他们的叫声,将那焦糊的熊身子一指破开,手指划动,片刻就将这头熊切成大小相等的麻将块,随后方荡撒上盐巴,将其丢入口中,咔嚓一声脆响,熊肉外面的焦皮牙齿轻轻一碰就宛若瓷器一般的碎裂,紧接着就是弹牙的熊肉,咬一口汁水横溢,香气酝满整个口腔。

方荡脸上露出一丝沉醉的表情来,这熊肉果然好吃得叫方荡想要吞掉自己的舌头。

方荡一口口的大嚼熊肉,外面的各种野兽们口水滴滴答答的流淌不休,也有跃跃欲试,想要越过火焰的,但只要他们靠近火焰,火焰就立即高涨,其中一头野狼估计是饿极了,一纵而起,直接在空中被火焰烧成一颗火球,在地上打滚着最终投入混沌之河,不过,这头野狼虽然身上的火焰熄灭了,却被混沌之河中隐藏着的一头巨鱼一口吞吃下去,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

方荡吃掉了半头熊,随后望向熊爪,伸手招来,嚼吃了两口却微微摇头,这熊爪实在是太硬了,显然是油炸的时间稍稍有些过了,方荡略感惋惜,随手将熊爪丢出了火焰,守在火焰之外的野兽们立时一阵慌乱,咆哮嘶吼,片刻后,两只熊爪就没了踪影,相对于方荡的挑三拣四,这些野兽们却来者不拒。

方荡很快就将一头兄吃个七七八八,方荡将熊骨上的留了一些肉块,直接将熊骨留在原地,熄了火焰后,径直离开。

身后立时传来一阵争抢之声。

一头熊落进肚子里,方荡觉得浑身都热起来了,这头熊的生命之力比方荡还要强悍,而通过进食的方式摄取生命之力和方荡通过紫金水藤的放射摄取生命之力是两回事,方荡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燃烧着,方荡从自己的身躯之中抽了一些生命之力出来后,这才感到舒适一些。

方荡揉着肚子,继续沿着混沌之河前行,他忽然生出一种想法来,混沌之河在这个世界之中究竟有多远?要知道混沌之河可是贯穿神明世界和异种世界的,据说能够直接流淌到真实世界之中,而现在这里应该就是真实世界,那么在这个真实世界里面,混沌之河有多长?

方荡想到这里立即身形跃起,沿着混沌之河一路疾驰。

混沌之河两岸风光相当优美,有延绵的高山,挺拔的巨树,方荡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急速前行。

一天、两天、三天……

方荡一连飞了十天的时间,最终,方荡竟然飞回了原来的那个村落。

也就是说,混沌之河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球,一个巨大的球。

但方荡觉得这解释不了混沌之河在神明世界还有异种世界中的延绵无边,要知道在神明世界中或者异种世界中,别说十天,就算是一百年,方荡也飞不到混沌之河的尽头,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位置。

浮光掠影!

或许神明世界和异种世界就只是一个微缩的景观……

方荡重新回到村落,并未直接走入村中,他不想被这些村名用异样的眼神观瞧

方荡此时准备回到神明世界去,毕竟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中绕了一圈了,该看的大概也都看到了,方荡也该回到神明世界去了。

方荡抬头望向天空,这里的天空和神明世界的天空差最大的不同就是颜色,这里的天空更接近方荡还是凡人的时候仰望的天空,天空是湛蓝湛蓝的颜色,而神明世界的天空虽然也晴朗清澈,但却是黑乎乎的。

方荡身形陡然冲起,他还有最后一件事,那就是看看这个世界的天空之上有什么,真实世界不可能就只是这么一个星辰般的世界,既然到了真实世界,那么古神郑在那里,那些古神郑的敌人在哪里?

这都是方荡希望能够见到的!

方荡一路疾驰,上升到万里左右的高度,四周湛蓝的天空消失无踪,头顶上是一片漆黑的深邃世界,方荡脚下的混沌之河变成了蚯蚓般的一条白色光带,这个世界确实是一个球,从这个角度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巨大的球的轮廓。

飞到这里,方荡选择掉头,不是方荡没有求知欲,不想继续向上,而是到了这里就已经是方荡的极限,方荡觉得四周的压力升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继续向上百米的话他的身躯或许就被巨大的压力压爆,很显然,他的修为力量不足以继续向上,不足以去观瞧真世界的真实模样!

方荡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也不算太意外,身形随即失重落下。

当方荡重新落在村落边上的混沌之河的时候,天空中不知何时降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带来一股泥土的清新和芬芳,方荡深吸一口气,这样的味道他已经太久没有闻到过了,现在看来,似乎凡间更接近真实世界。

小雨敲打在混沌之河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千万朵涟漪不停地绽放,一圈圈的彼此交叠,混沌之河上,那艘乌蓬小船再次摇摇摆摆的缓缓行来。

划船的渔夫,用竹竿撑了撑斗笠的帽檐,雨水顺着帽檐流淌下来,滴落在他的蓑衣肩上。

渔夫看了方荡一眼,伸手一撑,将小船停下来,“怎么还没走?改变主意了?”

方荡感受着雨水敲打在脸颊上的感觉,摇头道:“正准备走了,原本想要到天上去看看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可惜,我的修为不足以窥探天机!”

渔夫闻言伸手捏了捏下巴上的胡子,将胡子上的雨水甩落,“别说是你,这一个世界之中就没有人能够走出这颗星辰。”

方荡望向渔夫道:“你见过古神郑么?”

渔夫扑哧一笑,摇头道:“见他有什么好,最好叫我一辈子都不要碰到古神郑。”

方荡好奇的道:“为什么,我还以为人人都想见一见这位创造一切的造物主。”

渔夫摇头道:“我给你一个忠告,永远不要去见古神郑,除非没有办法实在躲不开,当你见到古神郑的时候,就是你灰飞烟灭的一刻!”

方荡眉头皱起,“你是说,古神郑会把我如粮食一样收割掉?”

渔夫微微摇头道:“不,你已经超越了粮食的价值,古神郑不会吃掉你的,这件事你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我劝你留下来,或者想办法带着你的朋友亲人来到这里,这里是唯一的避风港,只有在这里,你才能够避开最终的命运!”

渔夫说完叹息一声,压了压帽檐,随后竹竿一撑,乌蓬小船在混沌之河上再次行进起来。

方荡很想叫住渔夫,但他知道,渔夫若是愿意说的话,自然会说,他不愿意说,方荡也没有办法。

因为方荡根本看不出这渔夫的深浅,从渔夫之前的话语中方荡知道,这渔夫也如他一样,从神明世界的混沌之河进入了这里,这渔夫能够穿越混沌之河,修为力量都绝对超越他方荡。

方荡并不想节外生枝,况且方荡也真的没有把握能够战胜这个弯腰驼背的渔夫。

望着乌篷船渐渐远去,从乌蓬中钻出那个身姿婀娜的白衣女子来。

这个女子远远的望着方荡,笑道:“希望以后能够在这里再次见到你!”

方荡一笑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女子,方荡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当然他也不想知道,他很清楚,这里不是他的重点,他或许不会再来这里了,而这个女子不过是从他身边匆匆走过的千万人之中的一个而已,方荡完全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

方荡随后将目光投注在那涟漪层层叠叠的河面。

是时候该回去了!

方荡深吸一口气,随后一跃而起,噗通一声投入河水之中。

远处的乌蓬小船缓缓停了下来,那个老者再次用竹竿挑了挑帽檐,有些浑浊的眼睛望向那一团大大的涟漪,女子问道:“他能回到那浮光泡沫般的世界之中么?”

老者点了点头。

“他还会回来么?”

老者想了想后,摇了摇头道:“或许不会了,因为他自己能够渡河来到这里,但他没有办法带着他口中的亲人还有朋友来到这里。”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不是度己而是度人!有勇气重入混沌之河的,和我不同,都是有大勇气大智慧的人……”老者说着,将手中的竹竿一撑,乌蓬小船再次顺着平缓的水流缓缓向前……

“你没想过回去么?”女子问道。

老者沉吟了片刻后道:“想,做梦的时候总是想回去,梦醒了的时候,就不想了……”

女子眨了眨大眼睛奇道:“可是你说过你从来都不做梦啊?”

老者忽然一笑道:“是的,我从来都不做梦。”

女子一脸不明所以,觉得自己有些听不明白老者的话语的意思。

噗通一声,一条金翅红鲤从水中跃出,随后重重的跌落在水面上,溅起大片的河水。

“这些鱼已经养得够肥了……”

女子闻言点了点头道:“是啊……”

老者目光又望向岸边,几个村民正在撒捕鱼。

这些村民们看到少女还有老者了脸上立时露出畏惧之色,纷纷收。渔中的几条大鱼挣扎不休。

“这些村民也养得够肥了……”

老者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女子同样点了点头道:“是啊……”

是啊……

天空之中的雨水越来越大,一道道的雷霆开始闪烁不休,那些渔民们还有河中的大鱼们一个个脸上尽皆露出惊恐的表情,宛若世界末日到来一般。

……

方荡穿越混沌之河,进入烟气般的混沌之河中,随后噗通一声从中窜出,随后重重的落在河岸上的虚空中。

方荡觉得自己被生生剥掉了一层皮,幸好他在真实世界中狩猎了不少生灵,吃了他们的血肉积攒下了大量的生命之力,否则,方荡恐怕很难穿越混沌之河重新回到神明世界。

四周一片漆黑,阳光却相当的充沛,照在方荡脸上暖洋洋的。

方荡长出一口气,望向身后宽达数百里的混沌之河。

在真实世界之中这条混沌之河也不过百米宽窄,但到了这里就是数百里的烟波浩渺。

方荡微微摇头,他从真实时间之中抓了不少的生命,想要将他们养在自己的星辰上,这样就能叫洪靖等人也尝尝真正的食物的味道,可惜,方荡特意用空间神通将其隔离开来的这些生命在进入神明世界的一瞬间全都崩灭称为灰尘。

方荡知道,这条河不是那么好过的,方荡原本想着将洪洞世界的真人蛇鸣还有洪靖他们一起送入真实世界之中,但现在,方荡知道,如果他打算带着洪靖他们进入真实世界的话,最终她们的下场和这些化为灰烬的动物们不会有什么区别。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避世安全的处所,却只能看不能去,这叫方荡感到略微有些遗憾。

不过遗憾归遗憾,方荡也不太在乎,他总会找到能够叫家人和朋友们安安稳稳生活的地方。

倒是那位老者所说的不要去见古神郑的话语,叫方荡感到沉重,因为这样的话语方荡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方荡收拾心情,辨识方向,朝着洪洞世界而去。

方荡通过玉叶子和方蓦然联系上,询问了一下洪洞世界之中的情形,随后就放心下来,洪洞世界一切安然无恙,神光世界果然没有再去找洪洞世界的麻烦,而此时他们神光世界正面临大麻烦,因为云蛟长老暴怒无比,已经带着十几位神明亲自前往神光世界了。据说青玉柱石葛胜天也去了,神光世界或许很强,但相比元始胎界这样的五大世界,还有一段距离。

方荡很想去凑凑热闹,但左思右想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方荡决定还是先回洪洞世界,他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将《阴符经》钻研透彻。当然,如果回洪洞世界的路上能够碰到节点世界的话,方荡也打算进去看看,搜寻一些神器来增加自己掌握的秩序之力。

方荡渐渐远去,两个身影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混沌之河边缘。

梵须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脸上的神情带着惊诧和不可思议。

笑蟲和他的表情差不多,两人虽然重新找到了方荡,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他们盯着混沌之河脸上全是不解。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哭闹怎么办
如何治疗小儿积食发热
宝宝吃退烧药多久能退烧
小便黄赤什么原因引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