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五章 无量剑派

2020-01-16 20:3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五章 无量剑派

王烈偷偷溜进剑湖宫大厅,众人都在关注场中的比武,倒是没人注意到他。

只见练武厅东坐着二人。上首是个四十左右的道姑,铁青着脸,嘴唇紧闭。下首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右手捻着长须,神情甚是得意。两人的座位相距一丈有余,身后各站着二十余名男女弟子。西边一排椅子上坐着十余位宾客。东西双方的目光都集注于场中二人的角斗。

王烈进门的刹那间,场中两人胜负已分。

“东宗已胜两阵,只要再胜一阵,这“剑湖宫”我东宗又要再住五年了,辛师妹,承让了。”那长须老者满脸得色地挤兑道。

“胜负尚未知晓,左师兄可是得意地早了。”中年道姑冷哼道,“梓柔,这一阵你来。”

“是,师父。”道姑身后的人群中一个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想不到这时候无量剑派就已经只剩下两派了,这两个应该是左子穆和辛双清的先辈了。”王烈在人群后面暗自揣摩道。

“西宗陆梓柔,请东宗诸位师兄指教。”走出来的那年轻女子冲着长须老者那边拱手道。

长须老者正是这一代的东宗掌门,姓左,名超群,正是左子穆的爷爷,这一点王烈当然想不到了,同样,那辛姓道姑也是后来辛双清的一位长辈,她却是单名一个春字。

“石东,你来。”左超群信心十足地吩咐道。

“是!”一个中年汉子从人群中走出。走到陆梓柔的面前,抱拳为礼,说道:“还请陆师妹手下留情。”

陆梓柔倒是不客气:“只要你提早认输,我自不会伤了你。”

“在下学艺虽不精,但也不敢未战先退。”中年汉子石东沉声说道。“师妹,请!”

陆梓柔不再废话,唰地一声拔出长剑,只见青光闪动,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石东左肩,陆梓柔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石东右颈。石东挥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三招,石东长剑猛地击落,直砍陆梓柔顶门。陆梓柔避向右侧,左手剑诀一引,青钢剑疾刺石东大腿。

两人剑法迅捷,全力相搏。

王烈此时已经闭上眼睛,注意力集中到了脑海中,正如他所想,两人刚刚一动手,他脑海中就“叮――”地一声响,熟悉的光人出现,演练地正是无量剑派的无量剑法。

“无量剑法,出自无量剑派,三流剑法,江湖上多有同名剑法,但都不入流,剑招繁多,剑法多变,练至大成,可成二流高手。”

这是片刻间,光人已经演练完了整套剑法,王烈睁眼再看之时,场中两人还未分出胜负。

眼见陆梓柔与石东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突然石东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幌,似欲摔跌。

“跌扑步”王烈一时没忍住叫了出来。

便在这时,陆梓柔左手已经呼一掌拍出,击向石东后心,听到王烈的声音已来不及变招,这时石东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

陆梓柔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石东已还剑入鞘,笑道:“陆师妹,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陆梓柔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石师兄剑下留情。”

“哈哈,”左超群忍不住笑出声来,“辛师妹,东宗已胜三阵,可还要再比下去?”

辛春强忍怒气,“左师兄教的好弟子,我西宗认输。”

见她认输,左超群笑道:“辛师妹今年派出的弟子,剑术上的造诣着实可观,尤其这最后一场我们赢得更是侥幸。陆师侄年纪轻轻,居然练到了这般地步,前途当真不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们东西宗得换换位了,呵呵,呵呵!”说着大笑不已,突然眼光一转,瞧向王烈,说道:“这位少侠不知是何人,刚才竟能叫破劣徒的虚招“跌扑步”,在下邀请的公证人中貌似并无阁下。”这话已然不太客气了。

“呵呵――”王烈不好意思地走出来,“在下刚好在无量山中观景,偶然听闻这里有场盛事,遂不请自来,还望左掌门见谅!”

“本门这比试倒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阁下想要观礼本门自当欢迎,只是这“跌扑步”乃是本门上代掌门所创,从未在外人面前使用过,不知阁下从何得知!”左超群正色道。事涉门派武功机密,连辛春也是和左超群站在了一起,一言不合,似是就要将王烈拿下。

糟糕,竟然还有这么一出。王烈苦恼地想到,这么不入流地功夫看的还挺紧,以为老子稀罕啊,王烈腹诽道,现在还是挺稀罕的……

“不知左掌门可听过姑苏慕容。”王烈脑筋一转,说道。

“可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氏?”左超群惊呼,连一边的公证人和嘉宾也有好些发出一声惊呼。

“少侠莫非出自姑苏慕容,不知少侠和慕容龙城大侠是何关系?”左子穆态度立时转变,称呼也从阁下变成了少侠。

“难道慕容家已经有这么大威势了?慕容龙城竟然还真的有。”王烈不爽地想到,他可是相当不喜欢慕容复。

“非也非也,在下并非慕容家的人,只是偶然识得慕容大侠,有幸听他点评天下武功,说到贵派的这一招是别出心裁。”王烈忽悠道。

“久闻姑苏慕容精通天下武功,果然名不虚传。”左超群叹道,“本门这招并未流传江湖,想不到慕容大侠竟然已经知晓。”

“慕容大侠对贵派的功夫也是赞不绝口,言道再过一二十年,贵派必能成为一流大派。”王烈忽悠死人不偿命。反正自己说的慕容大侠又不是他们理解的慕容龙城。

左超群喜笑颜开,“想不到少侠竟然是慕容大侠的朋友,在下真是眼拙,未请教少爷大名?”

“我也不是什么少侠,我和慕容大侠不过是棋友。”王烈谦虚道,“我连武功都不懂,也就能看看热闹。”才练了一个月的功夫,在外人看来他的确像是个文弱书生,虽然也真的是,王烈可不想承认。

“原来如此。”左超群也不纠结于此,连忙吩咐弟子给王烈布置了一个座位,他心里也有个小算盘,要是能和慕容家扯上点交情,对无量剑派而言也是受用无穷。

深圳曙光激光美白牙齿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正规
贵州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泉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中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