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九十七章 良谋虽好,但需人听

2020-01-17 23:4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九十七章 良谋虽好,但需人听

且説孟获撤回梓潼城内,大发雷霆,怒不可及,法正遂问之,孟获将今日之事一一具告,法正听罢,眉头深锁,沉吟不定。

孟获眯了眯那碧绿细眼,冷声而道:“不知这张辽施了什么妖法,竟使得本王部下不听号令!”

法正仍旧那副毫无表情的神色,却不似孟获那般急躁,拱手而道:“大王息怒,妖法道术皆是虚妄之事,不可轻信,来日正随大王出阵,一看究竟!”

孟获听言,脸色一沉,看了一眼法正,心想此人智谋甚高,或者真有破解之法,当下孟获便压住心中躁意,以待明日战事。

次日,朝阳刚起,孟获便又率领三万蛮兵杀往晋军大寨,早有哨马来报之张辽,张辽立即引兵出寨,摆开阵势。

不一时,孟获率军赶至,两军对圆,法正与孟获立于门旗之下,眺眼而望对阵阵势。

少顷,法正脸上展露释然神色,手指对面阵势,与孟获秉道:“大王且看,那张辽将大王部下尽为前军,其部属居于后阵,两翼弓弩手射程却是够不着我军,只可射之前军,且其阵中尽是长枪手,立以枪阵,亦威胁前军,前军兵士唯恐受袭,故而拼死作战!”

孟获一听,顿时醒悟,碧绿细目大瞪,心中怒火升腾,厉声吼道:“这晋军竟是这般奸诈,不知法尚书可有计策破之?”

法正脸色一沉,遂教孟获如此如此,孟获听计大喜,两人正言间。对面晋军阵内猝然鼓声大震,前军蛮兵早已冲杀过来。

孟获急拍马出阵,引军冲杀,霎时间,两部蛮兵又再厮杀在一起。张辽亦纵马冲出,于乱军内舞刀飙飞,径直来取孟获。

“蛮夷狗贼,纳命来!!!”

张辽一声大喝,声若雷轰,眼见将要赶近孟获身前。孟获碧绿细目一瞪,抓起铁蒺藜骨朵望张辽当头就砸。

张辽迅疾出刀,抵住孟获砸来的铁蒺藜骨朵,随即猝然抽刀,墨麟刀一转。望孟获直捅过去。

孟获早有料及,驱身闪开,随后又抡起铁蒺藜骨朵望张辽面门扫了过去,张辽低头一躲,拧刀望孟获胸甲斜劈过去,孟获急收铁蒺藜骨朵,赫然抵住。

张辽虎目猛地瞪大,气势暴涨。抡起墨麟刀向孟获暴砍猛劈,孟获又与张辽杀了十余合后,拖着铁蒺藜骨朵。诈败而走。

张辽纵马紧追,将要靠近时,孟获骤然发作,铁蒺藜骨朵蓦然反撞向张辽的身躯,张辽冷然一笑,原来早就发现有诈。驱身一躲,迅疾避开。

孟获手上的铁蒺藜骨朵撞了个空。张辽拍马一冲,与孟获并肩而走。抡刀望其后项赫然砍去。

孟获吓了一跳,忙低头躲避,墨麟刀飞过间,将孟获头上的嵌宝紫金冠骤然砍飞,孟获连忙勒马一转,避开一边。

张辽目光冰寒,尽是汹腾杀气,正欲进攻时,忽然听得后阵一阵惊慌声暴起,原来有两队蛮军骑兵正往晋军后阵两翼弓弩手杀去。

张辽见之,脸色剧变,一勒马匹,倏然向后阵冲飞赶去,孟获见状,立马命蛮兵从后掩杀,号令刚落,法正却急急赶来谏道。

“大王不可!倘若此时进攻,虽能得胜,但两军混乱,便难以收复彼军蛮兵,大王且静等一阵,待我军骑兵攻破其后阵,其前军蛮兵自然会逃向我军!”

孟获听言,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恶容,厉声吼道:“不必多此一举,眼下正是一举破之彼军的大好时机,岂能怠慢!”

孟获喝毕,遂命诸将引兵掩杀,孟获号令一落,蛮军三军尽数涌出,疯狂推进,晋军一片大乱,其军内蛮兵逃退不及,慌乱之下,唯有拼死作战。

却説张辽急冲回后阵,此时后阵弓弩手正以乱箭阻挡蛮军骑兵,张辽纵马杀入左路骑兵阵内,将手中墨麟刀舞得密不透风,赫然飞杀,勇不可挡,从后直杀到前。

那领军蛮将措手不及,被张辽一刀砍飞其头颅,左路蛮军骑兵大乱,张辽勒马一转,斜刺里冲向右路的蛮军骑兵,望着那领军蛮将飙飞杀去。

右路领军蛮将正挥刀抵挡射来的乱箭,忽然听得旁侧一阵狂风拂来,还未回过神来,便又听得一阵破空刀响,声响处,只见刀锋砍至,刹时将一颗头颅砍得暴飞而去。

张辽又杀死一员蛮将,撞入其阵人潮之内,左突右冲,如入无人之境,两队蛮军骑兵,其主将皆被张辽所斩,加之那漫天箭雨的阻击,纷纷溃散。

晋军后阵内的长枪手,遂即一涌而出,一阵冲杀便将两队蛮军骑兵杀散,张辽迅疾退回后阵,厉声吼出撤军二字。

张辽号令一落,后阵晋军兵马立即快速撤走,前军蛮兵却是逃退不及,不少人见之,连忙放下兵器,大喊投降。

但孟获却只顾着去追杀,催军速进,那些欲要投降的蛮兵,纷纷被乱刀砍死。

孟获很快便引军突破而去,纵马火速追至晋军之后,孟获连连破口大骂,张辽并不理会,率领晋军兵马撤向寨内,待孟获引兵杀至,立马喝令弓弩手尽藏于壕沟之内,放箭射之。

漫天箭雨如若海潮来袭,蛮军冲势被挡,顿时被射得人仰马翻,孟获见状,速命一队蛮军骑兵冒着箭雨先往冲杀。

张辽立马横刀,立于辕门之下,虎眉直竖,虎目圆瞪,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待那队蛮军骑兵冲至,张辽骤马迎住,挥刀骤砍,一员蛮将被张辽当头劈死,其余蛮兵见张辽这般威猛,吓得纷纷逃散而去。

孟获又欲令另一队蛮军骑兵冲击,却见身边将士皆有畏色,顿时心头涌起一股无名之火。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震天般的喊杀声突起。只见一部五千余人的晋军铁骑飙飞杀来,为首之将,正是晋军郎中令成公英。

原来成公英唯恐法正能看出张辽布阵的精妙,故而先领一部铁骑赶往接应,沿路间听得一处喊杀声震天动地。成公英心知定是己军在与蛮军厮杀,故而引兵赶来。

却説蛮兵一见晋军援兵赶至,皆是心头一惊,慌乱而逃,孟获听得后军兵士纷纷喊起成公英名号,脸色剧变。心知事不可为,勒马就走,各部蛮军随之跟去。

张辽见状,立马命寨内兵马倾势掩杀,阵阵喊杀声轰然而起。震得蛮兵肝胆尽碎,无不疯狂逃窜。

成公英引兵截杀住蛮兵大部人马,挺枪骤马冲突,杀开一条血路,在乱军内正见法正身影,一双英目刹地喷射出两道凌厉杀气,厉声吼道:“叛国恶贼,休想逃走!!!”

成公英一声吼起。当即吓得法正脸色煞白,心里暗恨孟获不听他言,贸然进攻。以致他落入这般险境。

只见成公英胯下良驹四蹄奔飞,如同一道白色迅光般在乱军内飞跃,飙飞之间,带起一片片冲天血雨。

眼见成公英越来越是靠近,法正吓得魂魄惊飞,急忙加鞭策马疾行。就在此时,一队蛮兵死士望成公英扑杀过来。

原来孟获在逃退间。发觉法正正被成公英追杀,连忙拨出身边守护的护卫。命其赶往救援。

孟获心知,若想要抵挡晋军攻势,法正的韬略必不可缺,而这些蛮兵皆乃孟获心腹,各个勇不畏死,当下蜂拥围杀向成公英。

成公英脸色冷酷,银枪飞刺不停,不一时,其麾下五千骑兵冲杀赶来,迅疾就将蛮兵杀散。

不过当成公英再欲追杀法正时,法正早已逃之夭夭,成公英一眯英目,遂又引兵与张辽一同杀散蛮军余众,然后一路掩杀,将蛮军直追至梓潼城下,方才撤军而退。

比及夜里初更,成公英、张辽收军回寨,清diǎn兵马后,此时蛮军俘虏只剩下不到两千余人,不过己军兵马却少有伤亡,几乎可忽略不计。

当夜,成公英与张辽在帐内商议,张辽颇有几分忧虑,与成公英言道:“成郎中,彼军识破我军阵势,当下该当若何?”

成公英英目一凝,凝声答道:“张将军不必多虑,彼军今日大败一阵,损兵折将不少,已经胆怯,我等但可据寨而守,以等大军而来,再做图谋!”

“可我等在此若有怠慢,彼军在城下挖以深沟,建以土垒,以备战事,又该若何?”

张辽听言,眉头一皱,又是问道,成公英淡然一笑,英目烁烁发亮,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惊胆跳的锐锋,缓缓而道。

“张将军可在其城四面多布斥候,倘若彼军胆敢出城,造以深沟土垒,英自会引骑兵出击!”

张辽闻言,脸色一沉,遂依成公英所谏,各做安排,与此同时,在梓潼城内,孟获脸色阴沉得好似快要滴出水来,向法正问道。

“眼下那成公英已经赶来,想必晋军大部不日将至,可梓潼城下,防备之事尚未齐全,倘若彼军攻来,我军援军未到,这该如何是好?”

法正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神色一凝,拱手张口答道:“大王大可放心,晋军连番恶战,皆已疲惫,其欲想养精蓄锐,让兵士得以歇息,行军进程绝不会快,未有十日时间,不会来到梓潼城下,不过事无定论,防备之事不可怠慢,大王当应速行之!”

“此事,法尚书可有把握?”孟获碧绿细目,猛地眯起,紧紧地望着法正问道。

法正却不答话,只是颔首回应,孟获见法正一副胸有成竹的态势,心里急意遂定了几分,当下便依法正之言,命令诸将,今夜三更时分,出城建造深沟土垒等防备之事。未完待续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靠谱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邯郸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上饶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