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刑事案例故事两件

2019-10-11 14:07: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美国的巴尔提莫,有一位年轻的男子,被指控谋杀了他的亲生父亲。人证物证俱在,却有互相抵触而令人疑惑之处;同样也不可能指证他有任何动机,诱使他会犯下如此骇人的一桩罪行。他已经被公审了两次;而在第二次公审时,陪审团依然迟迟不肯判决他有罪,最终只好判决他犯有非预谋杀人罪,或者说二级杀人罪;即便如此也是根本不合情理的,因为毫无疑问的,其间并没有任何争吵等刺激犯罪的因素,而要是说他完全有罪的话,那他无疑地就是犯下了严格意义上的最恶劣的谋杀罪。

然而这个案例最显著的特点还在于,要是这位不幸的死者并不是被他自己的亲生儿子所杀害,那么他必定就是被自己的亲兄弟所谋杀。证据就在于,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在于两个人之间。作为所有可疑之处的聚焦点,这位死去男子的兄弟就是证人;一切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解释(其中一些极其合理),经由推理可证,就是他不惜谋划把这桩罪行陷害于他的侄子身上。这样的推理二者必居其一:陪审团不得不决定最终做出判决,在这两个同样不合乎情理的推理之间,简直令人难能想象,也是奇怪之极的一桩案件。

另一个案件也是在巴尔提莫,也是关于一位年轻男子,这个人曾经到某位酿酒者店中,偷走了一件装有酒水的铜器。他被人追踪并现场拿获,由于人证物证俱在,而被判决了长达两年监禁。在他走出牢狱之后,刑期已经整整过去两年,可他还是回到那家酿酒者店中,还是偷走了那同一件铜器,里面装有同样数量的酒水。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可以推定这位男子希望再次返回狱中:除了所犯罪行本身以外,的确一切动机都反悖于这样的推理。这个极端行为只有两种路径可以解释。其一就是,为了这件铜器而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价之后,他已经坚决认定了自己对它某种程度上的所有权。其二就是,由于长时间以来对此加以思虑的结果,他头脑中已经产生了偏执状态,幻觉的产生已经难以抵御:现世的铜加仑已经幻化成天堂的金酒器了。

共 7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美国的两件案例,奇怪至极,违背一般规律,但也有它存在的必然性。作品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动脑筋破疑案的机会,读后,你试试,能否找出最合理,最满意的答案呢?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2-12-2 16:54:28 问好先生,握手,期盼新作!

2 楼 文友: 2012-12-2 19: 8:08 多谢王老大画龙点睛的按语。远握。 风雨路,人间爱,江山情!这妩媚,这崎岖,这葱茏,都是我的风景!

苏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济宁治疗睾丸炎费用
苏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北京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