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重生在70年代 第二百六十一章 革新中学(1)

2020-01-16 19:4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在70年代 第二百六十一章 革新中学(1)

到大楼这边,张兴明直接在一楼传达室打了小田的传呼。

等了有五六分钟,小田从楼上下来,在缓步台上就开始笑,拿手点着张兴明说:“我就说是谁嘛,用这个呼我,有事啊?咋不上去呢?”

走近了,张兴明指指小丫头说:“我老妈的干女儿,目前她最大的宝贝,让我给弄十二中去上学。我哪有那能耐啊,这不只能来找你了,费劲不?”

小田说:“没事,一句话的事。你等着,我打个,完了你直接自己拿档案过去就行了。”说着话直接拿起传达室的拨号。

几句话交待完,放下说:“行了,下午你拿着档案去找田校长就行了。”

张兴明问:“咦,这校长也姓田哪?”

小田指指自己:“我老叔,咋的呀?”

张兴明冲小田抱了抱拳,两个人也熟了,多余的感谢话也不用说。

张兴明领着丫头往大门外走,小田跟在后边送了出来,出了大门,小田低声说:“鸡场弄没呢?”

张兴明看了看他,说:“开始弄了,大的活开年再建,现在就是收拾一下,平一平,给那些饲养员做培训,估摸着培训得几个月,里面道道太多了。”

小田说:“招了多少人?”

张兴明说:“丫蛋家边上那些困难点的半农户全弄过来了,到时候用不了就让他们去石桥子上班呗,咋了?有话你直说呗,整这么外道嘎哈呀?”

小田有点莫不开,说:“俺家你嫂子老家在农村,这不听说城里能多挣几个钱嘛,非得想进城来找活,买卖又干不了,我就寻思弄你那去得了。出把力气肯定行,放你那我也放心,省的没完没了的跟着累心。”

张兴明说:“那就来呗,客气啥呀,几个人?不超过一百随时过来。”

小田就哈哈笑,拍着张兴明后背说:“七八个人,还一百,她家有那些人我都不敢娶,哈哈。”

张兴明说:“那就过来吧,没问题,不过丑话说前面啊,不听安排好吃懒做的肯定不行啊,到时候田哥你别说我不仗义。”

小田点点头,说:“行,到时候你该咋的咋的,我又不是他爹,还管一辈子啊。”

张兴明对小丫头说:“谢谢田哥,给田哥再见。”

小丫头就给小田鞠了个躬,说:“谢谢田哥哥,田哥哥再见。”

小田摆了摆手,说:“快去吧,有事。”

张兴明摆了一下手,和小丫头一起下了台阶,钻进等在那的车里。

“去千金,去丫蛋学校拿档案。”张兴明对李保柱说了一声,车子启动,向南地驶去。

从市局出来,小丫头就皱着小眉头,有点深沉,张兴明奇怪的看了看她,问:“咋了啊?早上出来还挺高兴的,这怎么一会儿就郁闷起来了?”

小丫头白了他一眼,说:“我想我妈和我弟了。”

张兴明说:“那就回去看看呗,又不是把你看起来了。”

小丫头眨着眼睛想了半天,说:“我可以回家?”

张兴明伸手在她脑袋上使劲揉了揉,说:“俺家又不是监狱,还控制你人身自由了啊?不过你啥前想回去要提前说,安排车送你,可不能自己就跑回去了啊,一是危险,二是我老妈会担心。”

小丫头点点头,笑起来。

到了丫蛋学校,丫蛋领着张兴明找到校长室。

学校很小,也很破,比郭学小学还破落。

几间砖房,大间是教室,小间是办公室,操场上坑坑洼洼的,估计下点雨走路都费劲。

张兴明记忆里就没有这个中学,想来后面是拆了的,作为一个初中来讲,实在是太小了。

这所学校是市政的,在本溪这边,这个时期,市政的学校很少,基本上都在农村,后来改革,本钢的学校都归到市政以后,合拼裁撤了不少这种小型中小学,都并到附近的原本钢系统学校里去了。

校长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脸上布满了皱纹,估计是大运动中没少遭罪,那时候老师做为臭老九,可是没少被逆反期的学生折腾。

“你好,你是校长吧?”

“对,你是哪位?有事啊?”

“校长你好,我是来给杨彩呃,杨丫蛋同学办转学的,来提档案。”

校长站起来,看了看跟在张兴明身后的丫蛋,又看了看张兴明,说:“转哪去?怎么大人没来呢?”

张兴明回头看了看李保柱,李保柱往前走了两步,说:“你好,丫蛋爸妈在上班,那边学校也弄好了,就是把档案送过去就行了。”

校长点点头,去墙边一个老式柜子上查找,说:“转哪去了?”

李保柱说:“十二中,俺家有点关系。”

校长回头看了李保柱一眼,又转回去找,点着头说:“十二中好啊,确实不错,这小丫头我记得,学习挺好的,就是家里一直困难,你们是她家亲戚哪?”

丫蛋接话,说:“严校长,这是我,我弟弟,她是我,是我干妈家的孩子,转学是我干妈让弄的,不是我自己想走的。”

严校长从一堆牛皮纸袋里抽出一封来,拍了拍灰,半举着看了看,叹了口气,走回办公桌后面。

坐下来,一边拆牛皮纸袋的封口绕线,一边说:“认了个干妈啊?看来对你真还挺好的,能给你办到十二中去,也是能耐人哪。你这丫头算是转运了,行,比在这好。”

从袋子里面掏出一堆纸张来,放到桌子上,有表格,有稿纸写的,有寒暑假的通知书,学期末的评语表啥的,乱七八糟一堆。

大部分都是小学带过来的,严校长从里面挑出初中的入学表,在下面写上于1985年10月6日办理转学关系,签上名字。

又从抽屉里翻了翻,找出一叠稿纸来,拿钢笔写了封介绍信,对小杨同学表扬了一下,然后在两张纸上盖上学校的章,这边的手续就算办好了。

他把所有东西又装进年皮低袋里,绕好封口线,把介绍信放在纸袋上,一起递过来,说:“以后到好学校了,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当干部,听见没小丫蛋?”

张兴明拉了丫蛋一下,小丫头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纸袋,一副要哭的样子。

严校长哈哈一笑,站起身走过来,伸手在丫蛋头上拍了一下,说:“快去吧,大老远呢,别人家下班了,今天办完,明天就能上课了。”

小丫头抬手抹了一把脸,嗯了一声,扭脸看张兴明,张兴明笑了一下,说:“谢谢严校长,那俺们就走了啊,再见。”

严校长摆摆手,小丫头给校长鞠了个躬,三个人转身出了校长室。

看看时间,这会就快中午了,张兴明想了想,干脆领着小丫头回她家,跟着在她家混了一顿午饭。

回到家小丫头有点激动,还有点不好意思,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杨婶看上去挺高兴的,搂着掉眼泪的小丫头哄了几句,做了一份对于她们来讲十分直盛的午饭。

吃饭的时候,张兴明问了一句:“婶上午去没?今天咋样?。”

杨婶说:“人都选好了,下午跟车去歪头山参观,明天一早开始培训,还得收拾场院,挺好的。”

张兴明说:“反正以后,鸡场这块杨婶你多操点心。”杨婶点点头,给他夹菜。

吃完饭,从丫蛋家出来就直接去了商场,张兴明想先把衣服啥的搞定,下午再去十二中。

普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青岛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张家口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