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力皇 第九百七十八章 你完了

2020-01-18 10:2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力皇 第九百七十八章 你完了

一直到许久后她才平静下来,站起来朝凌志郑重的抱了抱拳,“对不起,这位大哥……”

“凌志!”凌志淡声道。

“哦,原来是凌大哥,我名钟悦!”

钟悦挤出僵硬笑容介绍道:“凌大哥,之前是我误会你了,现在向你道歉,还希望凌大哥大人大量,不要和小女子一般见识。”

话落忽似想起了什么,刚刚恢复一点红润的脸庞蓦然变得煞白,甚至浑身都止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凌大哥,请恕小女子交浅言深,我能问问,凌大哥你来自何门何派吗?”

“何门何派?”

凌志摇头,淡声道:“无门无派,一介散修。”心说在神州和九州倒是有门派,只怕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什么?凌大哥你竟然是散修?”

钟悦脸上露出惊诧,旋又焦急问道:“那个,凌大哥,我想再问问,你的修为如何?”

她的确是看不出凌志的深浅。

对方虽然给她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但看起来就像一个不修武道的凡人而已。

可是以他刚刚杀地武境如同杀鸡的实力,说是凡人,打死钟悦也不会相信。

凌志淡淡一笑,这次干脆连回答都不回答了。

自己的境界,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大帝境顶峰,甚至离天帝也只差半步。

可是因为遭遇时空乱流,伤势太过严重,一度降落到玄武境。

而刚刚不长时间的疗伤,花去灵石将近千万,也只是堪堪把修为恢复到天武境九重。

不过即便如此,凌志心中已经不如刚来地球时那么紧迫了。

虽然只是天武境九重,但他有自信,凭借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悟和奇遇,别说是一般的武王,哪怕是神州的武帝,他虽不敌,全身而退完全没有问题。

见凌志并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钟悦也不再继续追问,想了想道:“凌大哥,你赶紧走吧,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会一力承当,保证不会连累你。”

凌志从她眼中看见了一抹绝望的神色,忍不住道:“钟小姐何出此言?”

“你……”

钟悦有些气苦的叹了口气,老半天才回答道:“不知道凌大哥你这一身的修为究竟是怎么来的,难道你连帝君山都没有听说过吗?”

凌志很想说自己压根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想想还是改口道:“实不相瞒,这些年我都是一个人隐居,闭关修炼,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势力,我还真不太清楚,如果钟姑娘愿意的话,能否详细给我说说?”

钟悦听见凌志如此说,脸上才终于露出一点了然的表情,“原来如此,告诉你隐秘世界的势力分布也没什么关系,不过现在已经没时间了,如果我所料不差,多则一日,少则半天,帝君山的人一定会找来,你杀了江无命的独子……”

凌志打断她声音道:“钟姑娘,我想问问,那帝君山掌门江无命是什么修为?”

钟悦听见凌志这个问题,本就苍白的脸颊变得越发的惨白,“天武境,隐秘世界前十大宗门的掌门人全都是天武境,而且我告诉你,江无命还是老牌天武境强者……”

“原来只是天武境啊?”

魏刚宁心头松了口气。

果然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天武境,在地球上基本算是顶破天的存在,不过和自己比起来完全不够看。

凌志突然又想起早前被自己憋大招弄伤,然后被自己师叔害死的吊白眼男子,脱口问道:“对了,钟姑娘,有件事我想问你,不知你认识这个人吗?”

凌志说着,手指在虚空画了一个圈,一副活生生水幕图卷便出现在两人之间,上面显示的正是吊白眼的模样。

“咦?你这是……”

钟悦看着凌志虚空构图的手段,眼眶里流露出浓浓的诧异,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终究没有问出口,很快把关注点重新落到那副虚空图画上,仔细辨认了一番后,才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此人应该是玄同门副门主的儿子荆门。

同样是天才人物,年纪轻轻已经修炼到地武境了,他的真实战力,应该比江藤强很多,对了,凌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认识他?”

凌志自然不会说出其中缘由,不答反问道:“那玄同门势力如何?”

“玄同门和帝君山一样,都是隐秘世界前十大宗门……不说这些了,凌大哥,你暂时先等我一下。”

钟悦丢下一句话后,就急吼吼的出了门。

大约三五分钟后,当她重新回到凌志这边时,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体桖牛仔裤,头发也重新梳理过,一把剑用黑色绸带束在背后。

英武中透着女儿家特有的干练和如水柔情,加上她不再刻意保持高冷的面容,时不时露出的一抹笑容,简直如同高原上盛开的雪莲花,要那么动人就那么动人。

不过凌志到底是曾经沧海的人,各种美女从来没有少见,只是随意看了她一眼后,很快就收回目光。

哪怕是刚刚看她的一眼,也完全是保持欣赏的态度,眼眶里毫无半分杂念。

见凌志只是在自己身上停留很短一瞬间就收回头去,钟悦心头竟然没来由的生出一丝失落。

她虽从不以容貌自傲,但也知道,一般男子看见自己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可是眼前的凌志……

好吧,她承认,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赶紧摇了摇头,朝凌志焦急道:“凌大哥,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吧。”

“走?去哪里?”凌志有些疑惑。

钟悦见凌志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咬了咬干脆直接过来拉住凌志的手臂往外面拉,“来不及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话落不顾凌志反应,拉起他就朝楼下走去。

凌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到处都是破碎的痕迹,想继续留在这里修炼恢复伤势显然是不现实的,干脆任由着她拉着往外面走。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了,但出到外面的两人还是很幸运的拦到了一辆跑夜班的黑车。

“去火车站,谢谢!”

钟悦报了目的地后,拉着凌志坐到后座,一直到黑车发动,进入茫茫夜色中时,她才看着凌志沉声道:“凌大哥,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的修为应该达到天武境了吧?”

说这话时钟悦有些紧张,眼神带着三分期待,三分落寞,甚至还有三分小女人的妒忌。

两人无论从哪里看,年龄都相差不多,而且她还一直有天才之名,可是和凌志比起来,她发现自己这个所谓的天才简直连土鸡瓦狗都不如。

也正是如此,她既希望自己猜测正确,又有些希望自己猜测不正确,心力交瘁,实在复杂到极点。

凌志见她又提起自己的修为,再次笑了笑,并不予正面回答。

钟悦见他笑而不语,权当他默认了,心头感慨之余,继续道:“果然没有看错,不过凌大哥我想提醒你,就算你是天武境,想因此敌过帝君山的掌门江无命,那也是没有任何可能的。”

见凌志似有不岔,她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我要告诉你,就算是同一个境界,但战力的悬殊也可以天壤之别,说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也是从前听宗门长辈说的。

大约是五十多年前吧,帝君山还不是十大宗门之一,那时候江无命也刚晋级天武境不久,然后不知因为什么事情,惹到了江湖上盛名已久的邪派高手血煞海,此人……嗯,此人究竟有多坏我就不说了,反正已经是个死人。

你只需要知道血煞海实力高强,而且有两个同胞兄弟,都是老牌天武境强者。

可就是这三个令江湖上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邪派高手,最后硬是没有打赢刚刚才晋级天武境的江无命,三人两死一伤,血煞海虽然当时侥幸逃脱了,最后也因为伤重不治身亡。

也正是那一战,彻底奠定了江无命的地位,并且连带他掌控的宗门,也都成了十大宗门之一,现在你知道……咦?”

钟悦刚说到这里,突然眉头一皱,她发现在自己讲话的这段时间,黑车突然停了下来。

不等她问话,那司机便转头朝后座道:“两位,前面有人,你们看一下,是不是认识?”

顺着黑车司机的手指方向,钟悦探出车窗外,当看清楚车前面站着的两名女子时,脸色一下就阴沉下来。

“贱人,终于让我逮住你了,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我说为什么放着江公子大好青年不嫁,原来背地里早就有野汉子了……”

一把恶毒的谩骂声从车前面传来,听得钟悦嘴唇发白,浑身都在颤抖起来。

柏乡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临汾市荣军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梅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治癫痫病银川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