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一百九十九章跟我回家

2020-01-17 03:53: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一百九十九章跟我回家

张潮坐在床上,今天吸纳到的圣光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在他去的一家郊区的小教堂,虽然规模不大,但圣光的纯净程度却格外的高。【无弹窗.】

“大概再来这么两天,就能着手突破黄金中期了。”他皱了皱眉,“彦还没回来吗?”

“算了,她又不会出事,自从上次蜕变之后,她的实力已经恢复了到了黄金,在地球也不算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货色了。”

张潮随即再次凝神修炼,金色的光芒几次明灭,似乎并不能顺利地将修行进行下去,片刻后他睁开了眼,在那其中火光跳跃着。

“该死!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感觉心绪不宁!”

他挠了挠头发,直到把它挠成了鸡窝,却反而感觉更加烦躁了。

“这样下去根本就不能维持修炼啊!”他气急败坏地点燃了一支又一支的香烟,直到眼看着时钟的短针指向了十二那个数字,他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黑灰色的翅膀张开,在夜空下仿佛一道漆黑的恶魔之翼,实际上他的心情确实很不好。

彦就这样靠在天塔的顶端,那高高的尖顶成了她倚靠的后背。

悬空的感觉对于常人而言并不舒适,但对天使而言却恰到好处。

烈焰之剑失去了圣炎的支撑,变得很不起眼,就这样插在混凝土中,显得失落而又低沉。

“他根本就不会来找我。”

“他从来都不在乎我。”

“就算我离开一天,十天,一百天。”

她托着腮喃喃自语着,裙甲下是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就这样在空中百无聊赖地甩着。

“其实我根本就不稀罕你。”

“脾气臭。”

“说话难听!”

“还曾经杀过我一次。”

“还经常骂我吃得多。”

“”

“但是——这个世界只有你是我认识的人啊。”

“除了你,我还能依靠谁?”

她将头埋到了膝盖中央,片刻后响起了低声的抽泣声。

“冷,缄默,痕你们还好吗?”

“我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我以为当我摆脱日复一日的征战之后,所带来的将是怎样的快乐与幸福。”

“但是我却没想到,迎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就是人类所说的孤独吗?”

彦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只是她包容了张潮的所有缺点,没那么多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在害怕,她怀着对一个陌生世界的恐惧以及对自己种族的抛弃。

全世界都背叛了她,所以她只剩下他了。

但她却没想到,就算自己再怎样伪装自己的温婉乖巧,也打动不了他那冰冷的内心。

现在,她连他都没有了——只剩下了自己。

夜风吹来,将她金色的长发吹散了,显得有些凌乱。

她的手上沾染了鲜血,那是足足一整天的杀戮所带来的一丝小小的弊端。

在清除罪孽的过程中,她遇到了一个很强大的对手,那是一个修士?在上大概听说过这么个词汇。

她起初信心满满,但随后就发现对方真的很强。

所以她随后就开始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她已经没有复活的机会了,天使之心链接不到圣池,若是死便真的死了。

但她没想过当她和张潮发生过关系后(想歪的面壁去),力量会变得如此强大,那个比自己以往更加强大的人类修士就这样死了,带着他恶贯满盈的罪恶被圣炎燃烧成了一团火炬。

而代价只是这样一道微不足道的伤口。

伤口并不疼,正如她当初所言,她曾经经历过更加痛苦的折磨与更加可怕的伤痛。

但她的心却是第一次痛。

“他根本不在乎我,就连一丝丝的关心都没有。”

“否则,他怎么会放任我遇见如此强大的敌人他是不是想要我死了就不在纠缠他了。”

眼泪从她的眼角滴落,划过白皙的脸颊,落在唇边。

“苦的?”

她知道人类的眼泪是咸的,那是一种弱酸性的透明的无色液体,里面含有少量无机盐、蛋白质、溶菌酶、免疫球蛋白a、补体系统等其他物质。

但她从未见过天使的泪水,更加不明白为什么味道会是苦的。

突然,她看到了一根灰黑色的羽毛落在了她的手心,淡淡的光芒化开,瞬间就将那一道被法宝刺伤,久久不能恢复的伤口愈合了。

彦猛然间回过头,在那黑暗的夜空中,一道身披黑色风衣,震动黑灰羽翼的男子正温和地看着她。

这样的眼神,以前她从未在他的脸上见到过——她甚至开始惶恐,这究竟是不是他?

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如果是的话,她希望自己不要醒来。

“你还好吗?”他的脸色有些尴尬,实际上他在这里已经站了很久了,从彦刚开始自言自语就已经在那里了。

他从没去深究过彦心目中的真正想法——他以为天使与人类的情感不同,她所说的习俗,伴侣什么的不过是一群冰冷机器间的草率条约。

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天使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起码——她们一样的柔软。

张潮伸出了双手,在彦惊慌失措的目光下,将她那有些冰凉的身躯拥入了怀中。

“对不起。”

千言万语,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

以往他考虑的太多,但是今天他想任性一次,无关于道德的束缚,无关于不想当渣男不想劈腿的执念。

现在,他想抱抱她。

彦哭了,像个孩子,哇得一声就哭了。

她发疯一样猛捶他的肩膀,与以往的乖巧大不相同。

但张潮的心却是越发的柔软了,他决定以后不要彦去刻意迁就他了,他想让她肆意地恢复自己的本性,想让她活得更加快乐——起码像个正常的人类女孩儿一样。

“跟我回家。”他说。

她红着眼睛,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一双温热的大手拂去了她的眼泪。

“我想亲亲你。”他说,然后就义无反顾地做了,在彦瞪大了眼睛,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

去踏马的一切,去踏马的不能后宫!

“彦,我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未完待续。)

...

诸暨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雅安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聊城白癜风权威专家
陕西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