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死于世界杯的中国人港人欠赌债跳楼熬夜致流

2019-07-12 21:50: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死于世界杯的中国人:港人欠赌债跳楼 熬夜致流产

世界杯,是球迷的狂欢。中国和本届世界杯举办地巴西有11个小时时差。零点的敲钟声,是无数中国球迷守候的开场哨。热情的桑巴感染着整个国度,这里有深夜的狂欢,亦有不期而至的死亡。

虽然中国队没有进入世界杯,但球迷看球的热情丝毫不减。6月16日下午,居住在大连甘井子小区的辽宁姑娘和同居男友因世界杯发生争吵,男友想外出通宵看球,她不同意。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德国4:0大胜葡萄牙的比赛结束不久,她从9楼跳楼身亡,年仅22岁。

类似的争吵在近期几乎出现在每一对情侣之间。6月10日,世界杯开幕前三天,摄影师拍下一组照片:在湖北襄阳人民广场,20多名穿着热辣衣服的年轻女子当街脱掉胸罩甩向空中,露出胸前“透气”两字。她们的标语是“生闷气不如透气”。

在广场、在烧烤店、在酒吧,每一个适合熬夜看球的地方都搭起巨幕,让球迷近距离观看比赛,仿佛身临其境。然而还是有人希望更直接的感受比赛脉搏。据中国国家体育彩票中心的数据显示,仅6月12日世界杯开幕日当天,足彩投注就高达约1亿5千万,这一数字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3倍。

小林是广州番禹大学城内某高校大二的学生,6月24日上午从该校文逸楼7楼跳楼身亡。据《信息时报》报道,他曾参与多场世界杯竞猜,“但最近几场都没猜中,输了差不多2万元。”

同样因赌球而丧命的还有海南的王女士,她是一个三岁多孩子的母亲。她于6月18日下午从幼儿园将孩子接到一家酒店入住,把孩子安顿在房间后,自己在卫生间烧炭自杀,窒息死亡。自杀前,她写好了遗书,称因赌球输掉借来的10多万元,对不起家人。

世界杯狂欢引发的悲剧,有人选择默默离开,有人则硬要导演一出闹剧。21岁的无锡女孩小蔡,在赌球输钱之后自导自演绑架闹剧,向父母索要赎金2万元钱,还声称要将“她”卖去做妓女。在警方最终找到小蔡时,她正一个人呆在朋友家,看着球赛。

在香港,世界杯掀起的赌球热潮同样蔓延。24岁男孩李志豪从飞利浦大厦5楼跃下,当场身亡。世界杯期间,他不断下注,输多赢少。他家住千万豪宅,并没有经济困难,只是他长期嗜赌,家人希望他不要沉迷于此,因此不再给他经济支持。李志豪欠下的10万元赌债,对他的家庭来说,或许只是千万豪宅中的一片瓦砾,却他本人却无力偿还。

自从2003年赌球合法化后,每逢有大型赛事,香港均赌风盛行。香港赛马会主办的合法博彩行业叫足智彩,由赛马生发而来的“赌”文化让这里成为赌球夺命的高发地。6月19日,有“少年厨皇”之称的30岁厨师刘嘉麟在当地元朗寓所烧炭身亡。此前,他因为在内地投资失手及世界杯赌球不断输钱,经济状况困难,向银行贷款千万人民币仍无法解困。他把三个孩子留给妻子,在一张支票上写遗书:“我爱你们,再见!”[1][2][3]下一页三天后,一名48岁的香港红酒销售经理同样怀疑因赌输球欠债而自杀,他在香港葵涌公司厕所內同时采用烧炭、喝毒酒两种方法。

尽管自杀是由于潜在的心理问题,但有心理专家指出,世界杯仍是这些事件的重要导火索——如果不是世界杯,这些事件很有可能不会发生。

湖南脑科医院医生左静在接受外媒BuzzFeed采访时曾说:“在世界杯期间,许多人的脑部问题因为情绪的巨大波动而复发。”她说,脑部疾病是公共健康管理的薄弱环节,而我国在这一领域做的不够。“许多中国人不会把焦虑和失望等看做大问题,不会因此看医生。在世界杯期间,我们看到这些问题大规模爆发。”

世界杯导致的死亡不仅出自心理问题,也有身体原因。中国与巴西11个小时的时差,使所有比赛直播的北京时间为0点之后。在小组赛阶段,从6月13日到6月27日的0点、3点和6点,所有球迷都在激烈的比赛中看着窗外天空渐渐发白。巴西世界杯进行的0时到6时,是人的最佳睡眠时间。如此集中的熬夜让许多球迷吃不消了。

39岁的周先生是来自上海的铁杆球迷,在连续三晚观看球赛之后,于6月15日晚上乌拉圭和哥斯达黎加的比赛前突发脑中风入院,所幸经及时抢救脱险。

并不是所有因熬夜导致的身体问题都能等到救治的时刻。

江苏苏州一位25岁年轻男孩,在6月14日早上被发现猝死房内,电脑屏幕停留在球赛的播放页面。也是在那几天,温州一位50多岁球迷熬夜看球后,驾驶一辆满载5人的越野车外出。越野车在隧道内与一辆大巴迎面相撞,其中4人当场死亡,另一人被送往医院急救,但仍然未能挽回性命。

世界杯狂欢的神奇魔力,吸引无数人前赴后继。它并不拒绝后来者的勇敢无畏,也容纳老将在其中回味年少的激情。6月14日西荷大战,1:5的比分堪称经典。或许是比赛过程过于惊心动魄,51岁的前沈阳部队足球青年队主力门将李明强突发心脏病去世。这位在上世纪70年代绰号“老六”的球星,当年在大连足球界名气不小,人们说他水平高、讲义气、爱球如命,他最终命丧于球。

有人会为之奋不顾身,就有人为这些人保驾护航。左医生和她的同事专门开辟“世界杯门诊”,每天最少接待十个病人。一名29岁男青年患上脑梗塞,另一名30岁男球迷在看完一整晚比赛后突然产生幻觉,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

韩晓宁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她曾对媒体深入讲述中国世界杯球迷面对的严重问题。在韩晓宁看来,大量因看球而发生死亡和疾病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缺乏通宵看球的经验。前一页[1][2][3]下一页“有一位病人患有胰腺炎,他还每天在看球时吃油腻的肉,喝啤酒。”她说,“球迷们应该吃不油腻的食品,并且不能吃太多。”

经验的匮乏不止会引发疾病,也会造成生命的不幸消逝。重庆26岁的年轻孕妇晓兰,她不顾两个月的身孕连续四晚熬夜看球。在6月17日德国和葡萄牙的比赛中,她吃了薯片,还喝了两罐启力提神。当她的偶像德国前锋穆勒完成“帽子戏法”时,她跳起来祝贺,突然感到剧痛缠身——尽管立刻被送到医院,还是流产了。

冯炯金,也是德国队的支持者,他是一个三十四岁的上海投资人。他意识到没有足够的看球经验,是造成很多问题的根源。“我本来的原则是‘不错过任何一场球’,但当我知道有人因为这样看球出了意外,所以我现在会少看几场。中国球迷必须打破他们平常的生物钟来看球,而且很有可能是第一次——他们没有做好准备,结果生病了。”

那里有趋势那里就有商机,一家名为“众安保险”的络保险公司,已经开始卖关于世界杯的人身险和健康险,这是该公司根据球迷在世界杯期间可能发生的风险而特别推出的短期险种。其中,提供的“喝高险”针对世界杯期间的酒精中毒。“足球流氓险”针对意外伤害,“夜猫子险”针对熬夜引起的猝死和呼吸道感染,“吃货险”针对急性肠胃炎。保费3元一份,提供10000元的身故保险金,目前已有1743个人购买。

众安保险的发言人说:“幸运的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客户死亡的案例,传统的健康保险并不为类似于酗酒的事情投保——但是我们为球迷投保,以保障他们看球时可能发生的意外。”

世界杯四强刚刚揭晓,赌球的黄金期也已经过去,一直在熬夜的中国球迷,新的生物钟似乎也已建立。世界杯在中国造成的死亡正在逐渐减少。

很多人会庆幸2018年的世界杯举办地是邻近中国的俄罗斯,至少这意味着下一次,中国球迷会有一个不那么痛苦的世界杯看球计划。

然而,这就是世界杯,它的魅力如此之大。无论在世界那个角落,总会有全世界的人与它节奏相同,也总会有另一个角落的人为它彻夜不眠。有无数人为之疯狂,也有许多人在狂欢之中,与死神不期而遇,死于世界杯。

原标题:死于世界杯的中国人:港人欠赌债跳楼熬夜致流产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3]

自己怎么开微店
免费微商城系统
不可不知的几点seo优化常识
分享到: